医院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
医院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
​传送带扯断男子肩臂,看卢微波团队如何完臂归位
发布时间:2019-01-08 09:43:00来源:宣传科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手外科卢微波团队

成功实施三门峡首例断肩再植手术

汤汤前言

2018年12月29日下午1点05分,接到手外科卢微波主任发来的微信,是三张照片和两段文字……

当时我正在吃午饭,旁边30岁的表弟马上用双手捂住脸说,不敢看,不敢看,太可怕……

 

 

下午4点,三门峡市中心医院骨科医院手外科的最后一台手术顺利结束,卢主任脱去手术衣,心情顿感放松,毕竟他在手术台上已连续工作7个多小时了。

“噔,噔噔噔…..”华为手机专属铃声响起,更衣室里有很多医生,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是谁的手机在响,卢主任在手机堆里翻找起来,“是我的手机。”

屏幕显示是卢氏县人民医院骨科李主任,“卢主任你好!这有个刚从双龙湾镇转来的肩关节离断病人,50岁男性,多发肋骨骨折并血气胸,很重,马上给你们转过去,做好抢救准备!”

“好,李主任,伤情怎样,休克没有,病人能撑到三门峡吗……”

卢主任急切地问。

“肩关节完全离断,肩部伤口我已强力加压包扎,出血已基本止住,撑到三门峡应该没问题,离断的胳膊我已单独做包裹处理,估计一个半小时左右能到你们医院急诊!”

“好!在急救车上多带些液体,一定要保证血压,那就尽快吧。”

挂了电话,刚放松下来的卢主任快步走出手术室。

他很清楚,凡是从县里转上来的大都是疑难危重病人,一场大仗即将打响……

 

“主任,你咋恁严肃,有大活儿?”刚下手术台的年轻住院医生张旭东问。

卢主任强挤笑容说:“是!又来大活了,棘手的大活,县里马上转来一个肩关节完全离断的病人,你抓紧时间给刚下手术的病人开医嘱,抽空吃点饭,也给你王毅老师打个招呼,准备晚上干活。”

其实他心里也打鼓,从事显微外科十几年,断指再植,断腕再植,断臂再植都已不是难题,但大肢体再植是难上加难,尤其是肩关节水平离断或大腿部离断的,国内鲜有成功再植的报道。

有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大肢体肌肉组织丰富,不耐缺血,再植后坏死肌肉组织会产生毒素,毒素会通过血管侵入体内极易导致病人死亡。只有在最短时间接通血管,在肌肉组织缺血时间很短,坏死组织产生的毒素不会太多的情况下,才有再植成功的可能。

时间就是命!

 

卢主任开始拿起电话向医务科长周佾龙汇报病情,医务科是负责协调医院各临床科室的,要在最短时间内进入手术室,这需要急诊科、麻醉科、手术室、输血科、医学检验科等多学科的密切配合。

周科长很快协调好并决定,由急诊科交接救护车上的病人,短暂评估后直接送往手术室,所有术前准备及谈话一律放在手术室与抢救同时进行。

 

急诊科门口,卢主任不停地来回踱步,一会儿一个电话打给急救车上的医生徐晓峰,“病人这会儿生命体征怎么样?出血多不多,能不能再快点呀!”

徐晓峰说:“卢主任,我们已经够快了,现在两路液体,血压还行,心率稍快。”每到这个时候,卢医生心里最急,因为时间越长,手术再植成功的可能就越小,病人生命危险越大。

救护车由远至近呼啸而来,伴随着轮胎的急刹声,后车门打开,徐晓峰医生第一个跳下车,先把一个长形捆扎着绷带的包裹交给卢医生。

 

1.jpg

(离断的右肩臂)

 

哎呦,沉甸甸的,卢主任心里念叨着一路小跑到急诊清创室,打开包裹,从肩部离断相对完整的胳膊展现眼前。

这条被传送带扯断的男子右臂,粗壮而黝黑,指甲缝里的污渍让卢主任心疼。

断臂上已出现缺血性花斑,此刻距离病人受伤已3小时30分钟。

另一边急诊科主任赵龙现正在查看病人头部,颈部,胸部及其他肢体情况,病人面色因缺血明显苍白,生命体征还算平稳。

病人的儿子问:“你们能不能把胳膊接上,如果接不上,我们想马上转洛阳。”

赵龙现说:“病人严重失血,已进入休克早期,如果再转,十有八九活不成……”

卢主任对患者儿子说:“如果再过两小时,肢体将完全失去再植条件。现在是既要保命,还要保肢,我们会尽全力,不过再植的成功率很低,连5%都不到。” 

患者儿子考虑后,同意在这抢救,并提出一定要保肢体。

 

卢主任抱起离断的胳膊往手术室跑,急诊科到手术室大约有300米,还要上五层楼,等电梯是来不及了,跑到5楼更衣室的时候,卢主任感觉腿都是软的。

他知道每过一分钟,胳膊内的肌组织就会坏死一部分,再植成功的几率就下降很多,再植后病人死亡率也增加很多,这时候他的脑中只有,时间!时间!

进入1号手术室,清创手术台已准备好,手外科医生王毅、张旭东、顾培伦已到位,麻醉手术科主任屈海波和麻醉师谭莹、牛向阳都在问病人目前生命体征怎么样?

正说着病人就推进手术室了……

血压低,屈海波插管,谭莹置入深静脉,牛向阳负责补充红细胞……

一间手术室里,十几个人在忙碌……

 

2.jpg

(多学科联动实施抢救)

 

手术分两组,一组清创臂部残端,一组清创肩部残端……

半小时后,两组清创完毕,用钢板将肩部和断臂骨骼连起来,显微镜下吻合腋动脉……

 

3.jpg

(卢微波正在手术)

 

伤后5小时,主要动脉接通……

看到青紫花斑的前臂逐渐转红润,卢主任暗暗松口气,就看手指了……

大约5分钟后,手指红了,血运恢复……

卢主任知道,最关键的步骤成功了!

动脉接通就意味着肢体不会再缺血缺氧了……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显微镜下继续修复吻合腋静脉、头静脉、臂丛神经外侧束、内侧束及后束……

 

4.jpg

(卢微波团队手术中)

 

缝合三角肌断端,胸大肌断端,吻合喙肱肌……

凌晨2点,手术顺利结束。

 

5.jpg

(断肩再植术后)

 

右上肢血运良好,血压、心率平稳。

重症监护室主任胡艳东等着接病人,看到病人生命体征平稳,他给卢医生说:“病人交给我了,你赶紧找个地儿眯一会儿……。”

刚出监护室,正在卢氏县人民医院下乡的三门峡市中心医院脑病医院石东付院长电话来了:“卢主任,病人是我老乡,你可给我盯紧点儿,尽全力抢救,尽可能保住胳膊啊……”

卢主任答道:“一定尽力!”

此时是凌晨两点半。

 

卢主任回到医生值班室,躺倒床上才感觉肚子有些空,手术时的紧张早让他把晚饭给忘了。

人是躺床上了,可脑子却转个不停……

病人吻合口因缺血坏死出现大出血怎么办?

肩关节和周围组织挫伤很严重,血管也有损伤,会不会形成血栓导致肢体再次缺血?

接通血管后,因胳膊缺血坏死的组织毒素进入体内,引起肾功能衰竭怎么办?

创面污染那么重,感染怎么办?

严重感染导致败血症怎么办?

坏死的肌细胞溶解引起高钾血症怎么办?

高钾血症引起心跳骤停怎么办?

断臂再植术后病人需要绝对持续卧床,出现静脉血栓怎么办?

出现肺栓塞怎么办?

病人亲眼看着自己胳膊被截断,清醒后精神会不会出现问题?

……

 

辗转反侧,很累,可睡不着……

卢主任坐起来,打电话给重症监护室水文雅主管医生,水医生说病人生命体征很平稳,再植肢体血运很好,卢主任这才迷迷糊糊睡去……

 

凌晨7点,卢主任赶到重症监护室,遇到急诊手术,只睡三个小时对他来说是常事。

看到生命体征平稳,右上肢再植肢体血运很好,术后各项化验指标无明显异常,他时刻绷紧的弦放松了些。

但卢主任的内心在提醒他,千万不能轻敌,危险还在后边。

最危险的时间是伤后24到48小时,他最最担心的是肢体保住了,人却没了。

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一天,幸好病人生命各项指标持续平稳,各项化验基本正常。

 

术后第二天,监护仪提示氧饱和度偏低,提高吸氧量,继续碱化尿液,继续输血纠正贫血……

术后第三天,医务科孙江丽科长主持多学科会诊,手外科、重症监护室、胸外科、肾内科、呼吸内科、药剂科参与。

共同商议病人多发肋骨骨折是手术还是保守治疗……

术后第五天,再植肢体血运良好,血钾偏低,纠正患者低钾血症……

术后第六天,相对平稳……

术后第七天,再植肢体血运良好,氧饱和偏低,面罩吸氧。

患者出现烦躁……

术后第九天,病人氧饱和度越来越低,痰很多!很可能出现呼衰,不做不行了,胸外科主任楚社录和副主任张世峰实施多发肋骨骨折内固定手术……

胸外术后第六天,呼吸机顺利撤掉。

病人在重症监护室已待15天,生命体征平稳,开始出现烦躁,不配合等精神症状……

见过家属后,病人精神明显好转,为预防病人烦躁影响再植成活,转回手外科。

目前病人肺部有耐药菌感染,继续治疗中……

 

石东付有话说

 

“患者受伤后是双龙湾镇卫生院薛银武医生与我联系,当时病人己出现休克征象,我马上联系卢氏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梁伏河主任,急诊科全体同志紧急待命,当病人到县医院时,立即给予抗休克治疗。

梁伏河主任紧急联系救护车快速出动,在卢氏官道口与三门峡市中心医院救护车交接。

在这个病人救治过程中,市中心医院倾全院之力,卢微波主任更是倾注了大量精力,可以说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可喜可贺!

 

病人家属和网友留言

 

 

汤汤后记

市县乡三级联动分级诊疗,接力救治危在旦夕50岁男子……

卢微波团队成功再植,完臂归位创首例……

每每看到这些血淋淋的照片,每每目睹医生们争分夺秒的场面,我的心,是颤的,手,是抖的,不是因为恐惧,是心疼……

心疼不幸受伤的病人,心疼医护人员殚精竭虑的付出。

生命无疑是脆弱的,正因脆弱而珍贵……

救死扶伤乃医者天职,又有几人体会挽救生命背后医者历经的煎熬与苦楚……

 

此文献给所有奉献在临床一线的医护人员!

以生命的名义,致以至高敬意!

 

走近三门峡市中心医院骨科医院手外科专家卢微波……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骨科病院
6.jpg
卢微波

手外科主任

副主任医师

 

履历资深:毕业于郑州大学医学院,先后在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进修,

河南省中西医结合骨科微创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秘书,

河南省手外科医师协会常务委员,

三门峡市手外科医师协会主任委员,

三门峡市创伤学会副主任委员,

三门峡市骨科学会常务委员,

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

 

一技绝尘:擅长手足显微外科及骨科疾病的微创治疗,尤其擅长断指(肢)再植手术,微创骨折内固定手术,皮瓣移植手术,四肢血管神经损伤的显微修复。

成功开创三门峡地区多项首例:

肩部完全离断再植术,

前臂完全离断再植手术,

末节手指断指再植手术,

腕关节完全离断再植手术,

股前外侧游离皮瓣移植术。

 

7.jpg


上一篇:你我约定,不离不弃

下一篇:​三门峡首家社区糖尿病诊疗中心在市中心医院成立